断片儿了的Na哥哥

佛系,佛系🙏

【瑜昉】摄影时间,6了

这种小段子写起来还真是快…
激情瞎写系列
说不更新就不更新了 |・ω・`)

助手把杯子刷了一遍,黄先生又把杯子刷了一遍。

助手把桌子擦了一遍,黄先生把沙发擦了一遍。

助手不明白,天天有人坐的沙发你擦什么擦。

黄先生电话不断,工作的安排,助手给他在台历上画了好几个圈。一直画到5月20号,助手说:“黄老师从21号到6月初都不接单,他想出去写生,你们安排别的摄影师吧。”

黄先生靠坐在沙发上,给助手举起了大拇指。

尹老师光说了下午,没说几点,黄老师连外卖都不敢点。助手可怜巴巴的说:“人是铁饭是钢,打起仗来饿得慌。”

“打什么仗?”

“那我去便利店买关东煮了。”助手说。

“吃完了再回来,别给我弄上味儿。”

“哦。”

这里其实是黄先生的办公室。忙起来他都在外边跟助手们一起修图,很少进来。也就只有接待艺人的经纪人时,才进来坐坐。

墙上挂着几幅他拍的照片,人文,风景,人像。

书架上是他的影集跟几本杂志。

他做了张尹老师图,想偷摸的挂家里去。

一点多了,黄先生站在窗前往下张望。上次约的3点,他一点半就到了,不知道这次会不会也这个时候来。

街道如常。

昨晚兴奋的没睡好,太阳晒的他发晕。黄先生依旧靠在窗台上,盯着楼下。

助手拍了张照片,修了修发到朋友圈,标注【望夫石】。特别屏蔽了黄先生。

也不知道等了多久,黄先生是真的饿了。他转头想让助手帮他买个面包,结果看到助手歪在椅子上睡着了。

他看了看表,都两点多了。

便利店就在楼下拐角,他想了想还是自己去了。

黄先生走的很快,怕错过尹老师。

可偏偏便利店的收银电脑死机了,他只能站在那焦急的等了一会儿。

付好钱他就拆开包装大口吃起来,到了楼下,尹老师的保姆车已经停在那了。黄先生心想不好,三步跨做两步的跑上楼,推开门。

助手正端着两杯水,然后用下巴指了指他办公室的位置。

黄老师嘴里还有面包,塞的鼓鼓的,转过头,正看到办公室里他的经纪人坐在沙发上,而尹老师正在书架前翻看着。

他今天穿的很随意,像是去一个相熟朋友家里做客一样。普通的白T加一条棉麻质感的裤子,还有一双帆布鞋。跟前几天“明星”的样子完全不一样。

唯一相同的,就是他那纤长的脖颈,跟优雅舒展的肩膀线条。

黄先生忘记了咀嚼,依旧嘴里鼓鼓的。

助手递给他一杯水,说:“我再去倒一杯。”

黄先生嘟囔了一句。

助手没听清。

黄先生把水喝了,这才把面包咽下去。“上茶。”

“咱工作室还有这玩意儿呢?”

之前杂志社老总带来的,还没拆封。今天看到尹老师,他想起来了。

尹老师听到外面声响回过头,手里还翻着黄先生的摄影集。经纪人站起来,热情的喊了一声:“黄老师。”

黄先生把助手推搡走,擦了擦嘴进了办公室笑着说:“抱歉,怠慢了。”

“昨天尹昉应该跟您约个时间的,失职失职。”经纪人伸出手,黄先生赶忙跟她握了握。

“我给你发了私信,好像你没看到。”尹老师说。

“啊?”黄先生急忙翻出手机,打开一看,果然……“昨天电话没电关机了…然后就忘记开微博……”

“让你久等了。”尹老师抱歉的笑笑。

“请坐请坐。”黄先生招呼着他坐在沙发上,发现尹老师还是抱着他那本影集,正好借此切入主题。

黄先生业务能力还是在的,就算对面坐着的是那个人。尹老师听的很认真,眼神很专注,而黄老师只能把目光对着他的经纪人。

“艺术成份还是占大比重,商业只是次要的。毕竟艺术创作还是要依附商业收入来维持。”

“费用之类的?”

“我这边会承包艺人及助理的车马费及住宿费。出版物写尹老师的名字,会付版权费及出售盈利的20%。”

“姐。”尹老师看着经纪人。

经纪人知道,他艺术家的细胞开始作祟了。

“黄老师,时间这块您看看?我们公司给他安排了进修,他要专攻表演一段时间。”

“就当去采风,看尹老师的时间。”黄先生用余光偷偷撇向了尹老师。

“好像22号之后就没有行程了是吗?”尹老师问经纪人。

“25号有个采访。”

“那就提到22号之前吧。”然后他把目光又转向了黄老师,说:“跟黄老师一起去采风,应该会是不一样的体验。”

听到这句话,黄先生终于在没有任何器材阻隔下,再次与尹老师对视了。

助手在茶水间翻着柜子,茶在哪呢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作业:按照艺术家的性格,上哪去采风啊?。゜゜(´□`。)°゜。ワーン!!

评论(22)

热度(19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