断片儿了的Na哥哥

佛系,佛系🙏

【瑜昉】了解时间

这是不是可以做个系列了【扶额】
激情不减了……
没去过路演,瞎写的(。•́︿•̀。)
视频里大家还一起合唱了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

离尹老师的电影上映还有几天。

黄先生从助手那里知道了他路演的行程。可是他那几天有拍摄工作,唯独有一天是上午的下午就没事了。

助手看了一下,笑着说:“正好呢,是尹老师的老家。当回上门女婿呗?”

黄先生把桌上的纸巾盒丢了过去,心里却是有些害羞的。

黄老师想秘密的去看,不想惊动他。就像那年他窝在堤坝边拍湖里的天鹅一样。

抢票就成了大工程,黄老师还不明白“抢”这个字是啥意思。要不是助手上心,他可能就没机会了。之后他又给助手发了500块的红包。

黄先生发现,尹老师的粉丝不少啊。

路演当天,黄先生只带了身份证,手机,跟相机,踏上了去往长沙的飞机。

这不是黄先生第一次来长沙,却是第一次为了见某人来长沙。这里的意义也变得不同,不再是毛主席故乡,湖南卫视,一哥一姐,而是那个人的老家,那个人的根。

助手抢的票不算靠前,位置也挺偏僻。他一个大个子,混在一众妹子身边显得略有唐突。黄先生有些不好意思的压低了帽檐。他此刻的心情跟尹老师的粉丝是一样的。

电影点映部分黄先生看的很仔细。片子里的尹老师,又是另一番模样。

痞里痞气的,穿着花衬衫,那几颗痘痘都很可爱。

到后期为了给喜欢的女孩治病,在工地里干活的样子,转变的让人心疼。

故事太接地气儿,让黄先生红了眼。他也回想起他刚从老家初到大城市打拼时的辛酸跟迷茫。

他想,等电影上映了,他要请杂志社所有外地的朋友都来看这部电影。

见面会开始了,当主持人说道尹老师名字的时候场下沸腾了。黄先生在此起彼伏的掌声中举起了相机。

尹老师鞠躬招手,笑着感谢各位粉丝的到来。

他又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,搭配条纹T恤。袖子很长,挡住了他一半的手,只剩长手指在外握着话筒。

现场的粉丝热情很高,快门声伴随着她们的低语跟笑声。

黄先生听他回答粉丝关于电影的问题,终于体会到上次采访时,助手为什么跟他说艺术家就是艺术家,回答问题的思路都不一样。

跟尹老师一比较,黄先生觉得自己的故事都不算故事了。

尹老师的肢体语言很多,那是他的语言无法表达思想时的一种发泄渠道。他偶尔面对着台下的观众,相机手机跟无数双眼睛,像是在给学生上课的老师。

他注意到后排有个鸭舌帽一转即逝。

就算有些问题导演回答了很多遍,他还是会安静聆听,分析里边不一样的地方。然后转过头,看看台下观众的反馈。

他又注意到了那个鸭舌帽。

这次他把脸转到别的方向,用余光继续观察那个位置。

他好像看到了黄先生。他怎么来了?

黄先生几次都在取景器里跟尹老师对视了,看的他心嘭嘭直跳,就怕被尹老师发现。

直到最后,尹老师再没看到这里,黄先生才放了心。

结束后,他跟着一众妹子走出影院,被人从后边叫住了。“黄老师,黄老师?”

黄先生转过头,正看见是尹老师的助理。

完了……

“尹老师在那边等您呢。”

他被带到影院的后门,尹老师正跟导演说说笑笑,手里还拿着瓶水。看到黄先生被助理带过来,他笑着问:“你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。”

黄先生有些尴尬,笑着说:“我今天正好有工作,我助手告诉我这事儿我就……”

“正好,一会儿我们要去吃饭,一起吧。”尹老师把手里的水递给他。

黄先生接了过来,还没开封,好像是专门给他留的。

尹老师给导演介绍了黄先生,并且把黄先生之前提议的事情跟导演讲。导演说:“我就是还有别的工作,不然真想跟你们一起去。”

黄先生笑了笑,幸好幸好。

导演问:“去哪决定了吗?”

尹老师转头看看黄先生,黄先生说:“还没决定好,正在商量,李导有没有推荐的? ”

经纪人过来招呼着大家说:“别站着说了,我们去酒店,一边吃一边说吧。”

尹老师也笑着说:“让你们再尝尝我们家乡菜。”

“肯定离尹老师做的差远了。”助理说。

黄先生一愣,小声的问助理:“尹老师还会做饭?”

助理说:“做的可好吃了。您来晚了,尹老师中午做了一桌子的菜,这有照片。”

尹老师转头看到黄先生跟助理不知道在捣鼓什么,走近一看原来是在说做饭的问题。他拽着黄先生的衣袖说:“有机会做给你吃。”

黄先生因为这句话呆愣愣的看着他,问:“我有这个荣幸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人间瑰宝尹老师。

评论(10)

热度(1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