断片儿了的Na哥哥

佛系,佛系🙏

不能说的秘密

瞎写活动一下脑子好接着肝惩恶者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黄先生可以说是暗夜的王者,这座城市里,提起他的名字没有人不退避三分的。

灯红酒绿的酒吧街,粉色霓虹闪烁的红灯区,海浪翻涌的港口,都有他的爪牙掌控。

大家都听过他的名讳,可都没见过本人。有人传闻他长得凶神恶煞刀疤脸,又有人说他是心狠手辣的白面书生。传闻多的满天飞,对他是又敬又怕。

听说他的车路过某一街区,好多人都跑到街上想去一睹他的真容,结果看到的都是暗色车窗内那俊朗的轮廓。

他的臂膀们也都是闭口不谈,只说黄先生靠的就是心狠手辣才颠覆了之前这座城的王。没人敢忤逆他,他定下的规矩,谁破了,轻则断手断脚;重则就是海里一具无名的死漂。

首条,就是不允许涉du。

可偏偏,海岸片区的组长利欲熏心,跟东南亚du商勾结,利用海路便捷运du贩du。

纸始终包不住火。警方的禁du大队也不是吃干饭的,线人的消息一条一条的汇报上来。大队长知道黄先生的规矩,提前打电话通知了他的助理。

组长被押着来到海边一幢别墅,绑在椅子上。身后的大门打来,他听到有人低声叫了声黄先生。

组长跟着组织三四年,这是第一次见黄先生。到底是何方神圣,能掌控这座城的夜晚。

来人走到他跟前,黑色的暗纹衬衣跟黑色的西裤,英俊挺拔。大长腿一支,坐在了梨花木书桌上。组长看着眼前这年轻人,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王金峰组长,是吧。”

“你是……黄先生?”

“太年轻了是吗?”黄先生扯了扯嘴角,这句话他听太多了。“多的我也不说了,你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。警方已经把你的事都告诉我了,你有没有要反驳的?”

“黄……黄先生……我跟着您已经三年多了,这三年我交给组织的钱只多不少!我这是真心为组织好!”

“那你把我立的规矩放在哪了?”

“黄先生!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!放着钱不赚……”组长看到他的眼神突然住了嘴。

“西岸组长怎么死的你知道吗?”黄先生仰了一下脖子。

组长愣了一下,突然开始剧烈挣扎起来,他吼着:“姓黄的!你这样不懂变通,迟早完蛋!你他妈的这叫黑社会?你这是做慈善呢你?!!你把杨先生的组织都给毁了!”

黄先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口,说:“哦,说起杨先生,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?”

组长只听说死的很惨,具体怎么死的就……

“我把他卖的货全都注射在盐水里给他挂上了。”黄先生挑了挑眉。“警方那里我把东南亚人交出去了,我组里的,他们让我自己看着办。你放心,你自己做的你自己担着,我不会对你家人怎么样的。”黄先生拍了拍手,门外进来两个人,抬着绑组长的椅子就往外走。

“黄……黄先生!黄先生!请再给我一次机会!看我为组织劳心劳力这几年的份上!黄先生!!!”

“谁让你坏了规矩。”

看到他软的不吃,组长马上改口,破口大骂起来:“姓!姓黄的!你以为你花的什么钱!都他妈是老子贩du赚的!你不也是坏了规矩!你也该死!你算什么东西!花着老子赚的钱…………”

黄先生揉了揉耳朵,对着门口喊:“把他这几年交的钱都拿出来烧了,再把灰给他灌肚子里。”

助理走到门口,轻轻敲了敲门:“黄先生,快到时间了,您该启程了。”

黄先生抬手看了看腕表,是不早了。

黑色的轿车驶出大宅,路口的人看到了窃窃私语起来,黄先生刚处理了海岸组的组长,这大概是要去整顿组织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某影院门口,恭祝尹昉老师新电影票房大卖的花篮伫立着。一大群光彩照人的妹子们激动的叽叽喳喳讨论着尹老师的新作品。

跟妹子们形成鲜明对比的,就是有个高个子帅气男生,正在把一打的应援信交到工作人员手里。

工作人员认出了他,还笑着寒暄了几句,男生害羞的挠了挠耳朵。

一个用红白玫瑰拼出的【昉】字的花篮被花店的工作人员抬了进来,放在了很显眼的位置。因为太大太显眼,一下子把周围粉丝俱乐部送的花篮给比了下去。经纪公司的人拦住了花店的人,问是谁送的,花店的人说客人姓黄,但是花篮不署名。

又是那个姓黄的神秘粉丝。

影厅开始检票,大家都激动的排着队挨个入场。

助理面无表情的跟在一脸兴奋的黄先生身后,跟他一起检票入场,对号入座,等待电影开场。

“你说,尹老师会不会看到我那个花篮?”

助理心想,你每次都送的最大,傻子才看不见。

“你看切分音发微博说,尹老师不希望再收礼物了,我这样是不是坏规矩了?”

助理心想,你每次也不署名,谁知道谁送的。

“电影开始了,别说话了。”

助理想,我也没说话啊!

电影还不错,助理也感慨颇深,唯一不好的就是黄先生掐的他腿疼。

随着粉丝的尖叫声,尹老师跟电影主创走进了影院,助理淡定的拿出单反相机,按动着快门。黄先生展开应援手牌,难掩兴奋之情。

可他太高,挡住后面的妹子了。最后只能把应援牌放在胸前左右晃着,一脸迷弟的傻笑。

助理心想,凭借黄先生的身份,跟这位尹老师一对一吃饭都不成问题,可他偏偏就喜欢跟一群小女生一起挤见面会。要不是他脑子坏了,要不就是真爱了。

见面会结束,还不忘跟一群迷妹挤在影院出口,送尹老师上车。粉丝标配他都有,口罩手牌签名本。因为亲自用双眼证实过,亲眼所见比照片好看一百倍,所以才带着助理专门负责拍照。

不管什么形态的尹老师,他都不想放过。

“尹老师出来了!”

大家躁动起来,保安护送着尹老师往保姆车的方向走,粉丝的快门声咔咔咔直响。尹老师笑容可掬的跟各位粉丝道谢,嘱咐大家回家注意安全。

“尹昉!我爱你!”

黄先生旁边有位男性粉丝突然激动的冲上去,伸手要去扯尹老师的衣服。保安还没反应过来,黄先生眼疾手快的薅住那人的衣领往后一带,随手甩了出去。

大家都被这突发状况吓了一跳,助理还不忘踹了那人一脚。

黄先生一转头,正对上了尹老师的目光,看的他心跳停滞。那瞬间,仿佛全世界都静止了,只有他在跟尹老师对望。

“谢谢你。”尹老师说完,便走向保姆车。再次跟粉丝道别后,车子驶离了影院后门。

粉丝们意犹未尽的散开,那个突发状况的主角也被指责的灰溜溜的逃掉了。

黄先生还站在那里,呆愣愣的。

“黄先生,我们该走了。”助理提醒着他。

黄先生摘下口罩,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,喃喃道:“他刚才……跟我说谢谢了………”

助理无言,把相机收了起来。

黄先生开始激动的跺起脚来,抓着助理的肩膀开始晃:“啊啊啊啊!他跟我说谢谢!!尹老师跟我说谢谢!!!”

助理一脸生无可恋,为什么黑社会老大要做迷弟啊……这让组里的人知道了那可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了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保姆车内,经纪人跟助理讨论着刚才的突发状况,说那个出手相助的高个子男粉丝好像经常碰到他。

助理打开一手提袋,拿出几封信来说:“就是每次都写好几封信的那个。我见过本人,还挺帅的,个子也高,不知道是不是哪家公司的艺人。”

“艺人还来追星的?”经纪人笑着说。

“姐,你们有去查那个送花篮的黄先生到底是谁么?”尹老师突然问道。

“这怎么查啊,你看后期都不署名了,估计也是怕身份暴露。”

“是么……”尹老师又靠在椅背上。“刚才多亏那个男生,嗳小雨,你把他的信找出来我看看。”

“好。”

尹老师确实经常看到这人的信,内容无非是看了他推荐的书、音乐会、舞台剧后的感想,跟鼓励加油的话。尹老师看的津津有味,笑着说了句:“这人还真可爱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不待续(*╹▽╹*)

评论(5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