断片儿了的Na哥哥

佛系,佛系🙏

相亲会(1)

番外,番外,看情况激情更新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又到了局里一年一度单身男女们的春天了。

局党委决定,为了各位奋斗在一线同志们的幸福,举办相亲会。当然,能内部解决的,人家都不用领导操心。让领导操心的,都是年纪不小了,还一心与恶势力奋斗的同志们。

任务下达到宣传部,宣传部去联系对接单位,组织人员。等到第二天统计出参与人数后,周末在市局礼堂举行。

通知下达的时候,一队全体正好在做案件总结,有人欢呼有人懵圈有人淡定。杨锐叹了口气说:“单身的,到我这来报名。”

结果等到下班,报名表上只有他自己的名字。

杨锐堵住陆琛,问:“你怎么不报名?”

陆琛眨眨眼,站直了身子扯了扯衣服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“杨队………其实………嘿嘿……”

“啊?”

“我昨天刚跟DNA检验室的小刘吃了饭,我们……”

陆琛话没说完,顾顺跟李懂一前一后的从办公室出来。杨锐马上又把目标转向了二人,胳膊一伸拦住了他们。

“怎么了杨队?”

“你们俩大小伙子,不参加相亲会么?”

“这个……还有硬逼着来的?”顾顺不解的问。

“李懂,你呢?”杨锐看向李懂。

“我……”李懂转头看着顾顺,眨了眨眼,一副无助的表情。可是盯了顾顺三秒之后,他的神情又换了一副样子,转头对杨锐说:“好啊。”

顾顺愣了一下,马上举手说:“那我也去。”

杨锐满意的点点头,拍了拍他俩的肩说:“这就对了嘛。”说完,就往办公室走。“庄羽!庄羽你不报名吗?”

陆琛还贴着墙站着,看着顾顺李懂二人,说:“李懂去还有希望脱单。顾顺你要去,全局都没希望了。”

顾顺有三天没好好品尝眼前人的滋味了,大尾巴狼的虎牙快把自己舌头咬穿了。每天只能打电话聊表慰藉,谁还不想在他体内驰骋一番咋滴。本来都憋的要命,小白兔还学坏了,会吊他胃口逼他吃醋了。相亲会?你敢当我面去勾搭小姑娘试试!

李懂摊着手说:“哦,他估计想与全局为敌。”说完,回过头看顾顺,正跟他的目光接触上,看着他眉头一皱,一副随时扑倒他的样子。李懂抿嘴一笑,突然觉得看顾顺拿他没办法的样子有些好笑。

等走到没人的拐角处,顾顺一把将李懂按在墙上,咬着他的耳朵说:“欺负我这几天碰不了你是吧,我们还有酒店可以玩呢。”

李懂捧着他的脸把他给推开,谨慎的左右看了看,拍了拍他的脸说:“委屈你了,再忍几天吧。好不容易我父母来看我,我还想跟他们多呆几天呢。”

“你忍心听我自己撸也不帮我?”

“你自己发qing你怪我?行了行了,好好休息,我妈做饭等我回去呢。”说着,李懂推开他就下了楼。

“李懂!”

李懂仰起头,看着顾顺,笑了一下说:“明天见。”

顾顺锤了一下栏杆,指着他,手抖了几下又收了回来。“你不请我吃个饭吗,跟咱爸咱妈?”

李懂愣了一下,低下头想了一下,说:“那等我安排。”说完就跑下楼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二队接到抓捕任务,因为人手不够把顾顺借过去了。李懂担心,也跟着参与行动。杨锐不放心他们,结果一队全员参与。

二队队长眯着眼,眼睛大小刚好跟杨锐的一般大。他眨眨眼,问:“杨队,至于吗?”

“高局跟我说要确保每队有4-5人参加那个相亲会,我们队一共八个人,有四个脱单的,正好卡在警戒位置。要有人受伤就不好了,高局的死命令,我也没办法。不过你放心,就算我们一队抓到人,功劳还是你们二队的。”

“嗬,你们一队行啊,比我们强。”

说着话,就有警员跑过来说:“不好了队长,嫌疑人劫持了人质,要跟咱们谈判!”

二队长看了杨锐一眼说:“让顾顺待命!”

“是!”

他们之前得知嫌疑人的藏身之地在一个城乡结合部的位置,周围种了一人多高的玉米。嫌疑人察觉到不好,跑进了玉米地想逃脱,结果被警察四面堵截,只能劫持一个恰巧在砍玉米杆的老农与警察谈判。

“给我一条活路!不然我就杀了他!”嫌疑人拿着镰刀架在老农脖子上。

“你已经被包围了,逃也是没用的。坦白从宽听说过吗?”

“你们警察就会说一套做一套!我才不信呢!放我走,听到没有!”

老农突然惨叫一声,血顺着镰刀的刃就流了出来,忙喊着救命救命的。二队长无奈,转头看看杨锐,杨锐说道:“我知道你已经无所谓了!我们放你走,但是你也要答应我,别伤害这位老哥!”说完杨锐看了李懂一眼。

李懂心领神会的,摆了一个手势。接着枪声惊飞落在枝头的麻雀,警察们一拥而上,制服了歹徒。

二队长跟杨锐握了握手说:“帮大忙了老杨。”

“不用谢不用谢。”

“说起来,顾顺那么帅一小伙子没对象?”

“反正我问他参不参加,他说参加了,跟李懂一块。我们队这俩,跟兄弟似的,每天黏一起。估计找对象也会互相帮忙参考吧。”

“那可比兄弟亲多了啊。”二队长感慨到。

不远的李懂正帮顾顺把防弹衣脱掉,问他:“你刚才躲哪了,我都没看到你,你却看到我了?”

“你能看到我,我就暴露了。但我肯定是能看到你的,因为我眼里只有你啊。”说着,就笑的露出小虎牙。

“我妈说,明天请你吃饭,谢谢你的【照顾】。”

“好啊,告诉咱妈,不用下馆子,几道家常菜就行。”

李懂点点头,而顾顺的手覆在他的后脑勺上,宠溺的揉了揉。

“你真的得去参加什么相亲会啊?”

“你昨天晚上不是问了,怎么还问?你不是也报名了吗……”

“还不是因为你报了我才报的。”

“反正你眼里只有我,只看我就行了。”李懂用两根手指指着顾顺的眼睛,又转过来指着自己。

顾顺拉着他的手腕,拧着眉头一副强忍着的表情说:“到时候别哭着求饶,都是你自找的。”

“那你就在宿舍住吧,我多留我父母一阵子,看谁最后哭着求饶。”李懂回望着顾顺,淡然自若。

大尾巴狼想着完了……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……

杨锐在不远处看着,寻思了一下,李懂当初跟罗星俩也没说好到这份上啊。看看他俩的互动,跟对在谈恋爱的情侣似的。

评论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