断片儿了的Na哥哥

佛系,佛系🙏

两个人的北京

  顾顺吃饱喝足的躺在李懂腿上,摩挲着他头发的手还是那么舒服,就像一年前。
  有点不同的是,李懂胖了点,肚子躺起来变柔软了。用手捏,还能捏出点脂肪来。果然还是国内吃的太好了。
   李懂问他:“好摸吗?”
   顾顺摸着他的肚皮说:“好摸,可舒服了。”
   李懂嫌痒,不让摸,扭着扭着就跟顾顺抱一起开始厮磨起来。
   李懂没说,其实顾顺来北京这些天,也长肉了。
   后天顾顺就要回去了,一想到这李懂搂着他的手臂就会收紧。顾顺能察觉到他的那点小情绪,吻着他的脖子还有锁骨,嘴唇贴着他皮肤下跳动的脉搏。
    他也不舍得放手。

   这些天,他们吃过烤鸭,逛过前门大街,在杜莎夫人蜡像馆里说过获奖感言。
   在大栅栏西街的旅馆里挤过单人间,在天安门广场上看过升旗。
    跟来自全国各地的游人一起穿过天安门。在午门广场前的国旗护卫队训练场外,给李懂表演过标准的正步。在午门雁翅楼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,偷偷拉过手。
  在太和殿外人挤人的情况下把李懂搂在怀里,听他讲皇帝宝座跟象征皇权至上的布局。
   撑着汉白玉栏杆,边看边听李懂说保和殿后身最大的汉白玉石雕。
   然后被李懂扯着衣袖,走过东西走向的天街,给他指着那一排小门头房说这就是军机处。
    给顾顺指着隆宗门上,白莲教留下的箭头。
    然后跟他在冰窖服务区,买了冷饮看着故宫文创。买了【朕看此人是个好汉子】和【朕实在不知该怎么疼你】的钥匙扣,挂在彼此身上。
    之后穿过乾清门,到了后三宫。
    挤在乾清宫前给他指着【正大光明】匾额讲它的故事。之后的交泰殿前,看为宫里报时的西洋大自鸣钟跟传统的铜壶滴漏。挤过游客,趴在坤宁宫的玻璃窗前,讲诉萨满教的祭祀过程。然后在东暖阁看皇帝新婚的婚房。
   顾顺小声的说:“我们也去买一套红的铺床吧,跟新婚一样。”
   李懂努了努嘴,红了耳朵。
   之后他们又去逛了钟表馆跟珍宝馆,在整点时欣赏了馆藏钟表的上弦报时表演。
  “古代人真是厉害。”顾顺惊呼。
  李懂说:“故宫里修复文物的师傅才是真的厉害,因为他们才能让你跨越时间看到历史。”
   “你也很厉害,知道这么多。”顾顺露着小虎牙。
   出了钟表馆又去珍宝馆前的九龙壁合了影。看过乾隆皇帝当太上皇时居住的宫殿,跟故宫藏的帝后用的珍奇异宝。还有乾隆花园里,十全老人钟爱的曲水流觞亭。
  顺着长街走过御花园来到西六宫,他们去看过慈禧太后住的储秀宫,听导游讲着不靠谱的民间传闻,听的李懂直乐。
   下午四点,他们登上神武门城楼,走上城墙,看着对面万春亭上不停闪烁的闪光灯跟人头攒动。
   他们爬上景山,趁天还没黑,站在北京中轴线上拍故宫全景。
   下山的时候,李懂有些累了,被顾顺背着走了一大半的山路。看着来往游客看过来的目光,李懂红着脸说要下来,顾顺不放手。

   他们去过北海公园,进门前还在故宫角楼那合过影。他们在太液池里边划船边唱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看着鸳鸯绿头鸭成群结队的滑过水面。
   去看过公园里最大的九龙壁,然后出了公园去荷花市场。李懂指着前面一片的湖告诉他,这就是前海。然后骑着共享单车去参观恭王府。
   排队摸福字碑的时候,顾顺一直对着李懂的脖子吹气,被他狠狠踩了脚。
   出了王府,他们又要准备骑共享单车的时候,在门口拉客的三轮师傅说:“您蹬着多累啊,我拉着你们还能看光景逛胡同,多好。”
   顾顺说:“我们这有个历史系博士,自带讲解。”
   他们穿过前海,骑到繁华的后海,听着街边酒吧里传来的歌声。把车子停在银锭桥附近,想象一下燕京八景之一的银锭观山。然后穿过烟袋斜街,在巍峨的鼓楼下,看着城楼吃着回民烤的羊肉串。
    相视一笑,满嘴冒着油花。
    之后在南锣鼓巷里被人流推着走,李懂怕跟顾顺走散了,一直紧紧的攥着他的衣袖,像是两个人在拉着手。
   他们坐地铁回家,李懂累的靠在顾顺身上打起了盹。顾顺一动不动的,让他靠了一路。然后又在换乘站,拉着迷迷糊糊的李懂去坐车。

   毕竟假期时间充裕,顾顺也有懒床的时候。
   李懂说要去颐和园,顾顺打死也不肯从床上起来。大型犬不想出门的时候,拖都拖不动。
   李懂被按在床上,顾顺挠着他的痒。挠着挠着就动了嘴。出门玩的这几天回来就睡,顾顺的弹夹早就满格需要开火搞搞实弹射击了。李懂夹着他的腰仰起脖颈,看到外面有些多云的天气,抬手把刚拉开的窗帘又重新合上。
    顾顺看着睡在自己怀里的李懂,心想这运动量不比在外面溜达来的少啊……
    李懂是被方便面的香味叫醒的,从卧室来到厨房,看到顾顺正在盛面的背影,从后边搂着他。
    “怎么了?”顾顺轻声的问。
    “想永远这么养着你。”李懂说。
     顾顺无形的尾巴开始狂摇起来,放下手里的碗转过身子,把李懂的眼镜抬到头顶低头吻着他,说:“只要你愿意,我可以永远陪着你。”
    “可你现在是只军犬。”
    “军犬不帅么?”
    “帅。”
    李懂想,你现在是国家的,退休了才是我的。

    他们去过王府井。在王府井小吃街里看着虫子宴,啃着羊腿,听胡同里搭台唱的京剧逛着街边各种颜色花里胡哨的小吃。
    之后他们一直往北走,到了王府井的天主教堂。
    这里很少有游客过来,教堂前的小广场上都是住在附近的人在跳舞锻炼。大门朝西是关着的,他们俩站在大门前仰头看着。
    顾顺的手搭在李懂的肩上,笑着问:“不管生老病死贫穷富贵,你愿意吗?”
    李懂的睫毛颤动了一下,他转过头笑着说:“I do.”

    下雨天,天阴沉沉的。北京到了供暖的时候,暖气开始烫手。
    他俩撑着伞去附近的市场买了菜,又去便利店买了雪糕,回家一边看电影一边吃雪糕。
    “在南方,这个时候只有瑟瑟发抖的份儿。”李懂说。
    看着他嘴角沾着巧克力碎,顾顺探过头帮他舔了,笑着说:“就算在南方你也还有我啊,暖宝宝了解一下?”说着,撩开T恤露出肉来。
    李懂直接把握着冰碗的手伸了过去。

    一场秋雨一场寒,李懂在地铁口的小摊贩那给顾顺买了双手套。俩人就一前一后的进站,准备去颐和园。
     他们从北宫门进的,看着繁华的苏州街,绕了万寿山小半圈才看到昆明湖跟十七孔桥。
    沿着长廊抬头看着老佛爷曾经喜欢的京剧故事,还有她提笔写错的字。
    之后爬上万寿山,看这个曾经掌控国家的女人晚年奢靡的生活。
    通往佛香阁的回廊很陡,跟旁边的屋顶离的特别近。李懂指着屋脊兽,讲着他们都代表着的含义。偶尔会有游客在一边驻足,听李懂说完,礼貌的微笑表示感谢。
    山顶风很大,李懂的鼻子都吹红了。顾顺帮他挡着风,用手捂着他的耳朵。
    下了山,他们坐着船斜插昆明湖到达对岸,这才到了游客如织的颐和园东宫门。
   李懂给顾顺指着仁寿殿外那个可怜巴巴的腾龙,正好听到导游叫它要饭龙。因为它手里没有龙珠,不能掌权。而代表慈禧的那只凤凰,却仰头挺胸的踏在江河湖海之上。
    顾顺替这可怜的皇帝叹了一口气。
 
    之后,他们坐公交车去了圆明园。
    每次来这李懂心里都很难过。顾顺揉着他的后脑勺说:“现在有我们在,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。”
    李懂偷偷的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    不过这次的圆明园游让顾顺很惊喜,他又看到李懂发飙了。
    他去制止一个要在汉白玉石头上写字的小男孩,被熊孩子家长说了两句,李懂直接发飙开怼。从个人素质提高到国家大义上,顾顺一直在旁边憋笑看热闹。
     他的懂儿真是太可爱了。平常说话慢悠悠的,一生气说话都不带停顿的。
    直到对方说不过李懂想动手,顾顺一把就抓住对方的手腕。他捏在那人的关节,用劲恰到好处,疼的那人直哎哟又挣脱不出来。
    “嫌不嫌丢人。自己孩子教育不好,别人帮你教育还不说声谢谢。”
    那人看顾顺人高马大的,说了几句听不懂的脏话就带着孩子走了,边走还边骂孩子,骂的孩子哇哇直哭。
    顾顺给李懂递水,就像之前他们在牵牛花城那会儿似的,拉着他的手说:“你生气真的挺好看,特别帅。”
    李懂差点被水呛到,说:“本来也挺帅的。”
    出了圆明园,他们骑着共享单车去了大学城附近。北大清华,门口满是带着孩子来游学的家长。他俩找了家川菜馆,吃的嘴发麻。顾顺看去,李懂的嘴就像是涂了唇彩一样,又红又亮。
     “想亲嘴。”顾顺一脸撒娇的看着李懂。
    “现在是红油麻椒味儿的,过单不侯。”李懂辣的直吸气。
     “日常口味的也好吃。”顾顺笑着露出小虎牙。“下次可以试试甜味,酱味,巧克力味,奶油味。”
     说的李懂的脸越来越红。

     他们拉着手去过三里屯,排一个小时的队就为尝尝喜茶什么味儿。在酒吧里喝过酒,李懂贴着顾顺,看着那些想来搭讪的姑娘们。
     他们去过天坛,蓝天蓝瓦的祈年殿像画一样。在回音壁那想到底怎么回音的。
     去过地坛,银杏节还没过,金黄一片。李懂用相机,拍下了在银杏叶里撒欢的顾顺。
    假期的日子,每天都过的很开心。

    顾顺还以为李懂回国不再跳舞了,偏巧李懂受邀去朋友的舞团参加排练。本来顾顺的假期就有限,一刻也不想跟他分开。
    朋友看到李懂带着个男人来还挺好奇,问他是谁,以前没见过。
    “我的宠物。”李懂说。“从北非带回来的。”
    他的忠犬就安静的坐在那,看着李懂跳了半天的舞。顾顺这才想起来,还没让李懂给他单独跳一段呢。
    顾顺在李懂休息的时候跟他说了,李懂当时没答应,喝了几口水后又去练习。
    等到结束后,李懂跟他朋友要了钥匙,说留下来锁门。
    顾顺一直等着李懂,乖乖的坐在墙边。
    李懂翻看着视频,大概了解了基本动作。他用手机播放了一段西域风情的鼓点,挽着手花,舞了起来。
    顾顺的心跳在鼓点响起的那刻,就跟着鼓噪起来。
    偌大的空间里,只剩他们俩在。阳光投射进来,在地板上留下了一片倒影。李懂在光柱中,只为顾顺一人翩翩起舞。
    扭胯抖臀不太好掌握,但李懂还是完美的呈现了顾顺脑中想过的效果。女步跳的充满着力量与阳刚,仿佛是条随时等待攻击的眼镜蛇。
    顾顺想,自己大概已经被他的毒液麻痹,随时吞下肚去。
    李懂的T恤被汗洇湿,撩开的T恤里肌肤泛着光泽。他朝坐在墙根的顾顺勾了勾手指,顾顺乖乖的爬了过去。
    鼓点继续,李懂围着他跳舞,蒸发的汗水围绕着顾顺,蒸腾着他的血液。
    顾顺突然搂住他的腰,把他箍进怀里,低头吻住了他。嘴唇裹着汗液,有点咸,可李懂是甜的。
    早已剑拔弩张的欲望抵在他的小腹上,李懂想可能要对不起他的朋友了。
    “一会儿陪我收拾卫生。”李懂说。
    大概在迷情时,早就不顾及别的了。口水的润滑不足以让利器顺利的进入,可李懂连哼也没哼,拧着眉头咬着下嘴唇,硬受着他的到来。
    音乐还在继续,李懂的后背抵在墙上,被顾顺撞的发懵。他们吻着,汗水交融在一起,直到被高潮的白光所笼罩。
    李懂的鼻尖上都是汗珠,一双眼睛水汽弥漫。他问:“满足了?”
    “不满足。”
    他们在那里做了好几次,李懂觉得以后都不敢来了,怕想起今天的激情。

    “对了,你这几天怎么都不去排练了?”顾顺洗完头等着李懂给吹干。
    “我告诉他有事就给推了。”李懂给他擦着头发。“买的糕点我都给你用袋子装好了,衣服也收拾好了。”
    “明天你就别去送了,可以等我退伍的时候来接。”
      “我回国你都来接我了,我怎么可能不去送你?”李懂打开吹风机,给他吹着头发。
     等到吹干,李懂放下吹风,被顾顺抱住了。他说:“我舍不得看你难过的样子。”
    他亲了亲顾顺的额头说:“你是我的,我有什么可难过的?”
    顾顺的心里裹了蜜,甜到嗓子眼了。
    “不过你要答应我,出任务的时候注意安全,不要再受伤了。因为我在等你。”
     顾顺抬头,亲了他嘴一下,笑着答应。

    顾顺还是没让他送,折腾了李懂一晚上就为了不让他醒过来。
    出门前他还打包了些昨天剩的饺子。
    走到楼下,他抬头看了看楼上,要记住这个地方。
    以后,有李懂在的地方,就是家。

评论(5)

热度(23)